英语不好是一种什么感觉?

2018-03-26 09:23 添加评论 分享
已邀请:
0
toumingchong - 80后IT 非地球人

赞同来自:



简短回答就是:撩、汉、受、阻
~~~~~~~~分~~~~~~~割~~~~~~~线~~~~~~~~~~~~~
详尽版本:

高二的时候准备出国背起了红宝书,前几个list里面刚好有abortion,pregnant,prostitution这几个高端硬词儿,被我捡到了。那时候分了文理班的男女生刚开始混熟,皮实的男同学渐渐开始开黄腔。我同桌是英语课代表,后桌的体委成天用电子词典查小黄词调戏她,
“哎,你知道[a-bo-er-cian]是啥吗” “你知道[pre-ge-nan-te]是啥吗” “还有[whor-er]是啥你知道吗” “这个,egg是什么你应该知道了吧?”
同桌清清纯纯的一妹子,迷糊地接道,egg不是鸡蛋吗?然后就看后面两个坏小子在那怪笑。
此时不炫更待何时!?于是我满脸嫌弃“你们人类表那么幼稚”地假装淡定地转头接口道,
“abortion不是aborcian,是堕胎的意思,pregnant是怀孕的,你想说的egg不光是鸡蛋还有卵子的意思吧,还有whore是妓女的意思,但是除了骂人文章里都不用这个词,书面一点的表达是prostitute。 你们是要问这个吗。”
在那个完型只考到现在完成时的年代!震撼全场好吗!从此俺在江湖上变态词霸的美名远扬。

这件事以后我就觉得自己的英语好得简直都飞起来了!
直接导致及至出了国,还是处于一种英语不好而不自知,成天有一股迷一般的自信的状态中。

现在回头看,当时在麦当劳靠“combo number 1” “combo number 2”点餐,
数学课靠“can i draw it on the board”回答问题,
英语课靠磨老师大发慈悲课后给我开小灶飘过,
社交全靠随身携带素描本,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大概初生牛犊不怕虎,并没有觉得自己英语不好,左右十来年硬试教育的底子搁在那儿,在功课上碾压小白们的时刻还是有很多的,就当每天上四节英语课地过吧,日子还很长啊,就一点一点努力,总会学好的啊。

直到后来喜欢上许先生。

许先生是我在教会认识的CBC (Canadian Born Chinese),爸妈是讲粤语的。刚认识的时候他还在读MBA。我从小信基督教,出国以后也很自然地会找教堂。刚好所在的城市有一个华人教堂,牧师讲道都会在台上有中英的翻译。赶上台上是广东话和英文的时候,许先生偶尔会帮忙翻译。

许先生大我五六岁,早上新刮的络腮胡子晚间的时候就会有five o‘clock shadow,大步流星地走路的时候会稍稍有点驼背,常常板着一张僵尸脸面无表情地观察周边的事物,一言不发。
每周见面了快三个多月才主动跟我打招呼我才知道原来他记着我的名字。
总之就是高冷冰山脸处女座傲娇大叔。
看惯了男生们穿着白T恤和军绿色的校服裤子在阳光下大汗淋漓地打篮球,进球的时候会对围观的同班女生咧嘴很好看地笑,在晚自习下课的时候更是会开心地大声唱起歌来,我对许先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

我是典(dong)型(bei)的(li)北(gong)方(cao)姑(han)娘(zi),高个子,梨花头,窄方框眼镜。
刚刚脱去穿了十一年的校服,完全不能适应自由选择穿着这一特权,客观来说是完全没有衣品。只知道一门心思地想着要抓紧一切机会学英语,就觉得许先生的英语讲得很好听,用词也很俚,就完全把他当成练口语的契机。

许先生看我一个未成年的小女生,漂洋过海一个人在这边上学,大概就想让我在教会宾至如归一点吧,起先跟我讲话的时候都尝试着操着他蹩脚的洋味儿普通话。
前面提到我此时正处于一种英语不好而不自知,成天有一股迷一般的自信的状态中,加之那时候我并没有喜欢他,所以一股执念腾然而起。
我就想,你跟别人都讲英文,凭什么就跟我讲中文!你以为我讲不了英文吗!别瞧不起人!
所以每当他蹩脚地跟我讲中文时,我一律答以蹩脚的英文。完全不领情!
几个回合下来,小样儿,你能耐是吗!许先生就自动切回了英文。
(直接导致后来想讲中文秀内涵的时候许先生傲娇不合作,切断了自己日后撩汉的退路。所以说英语不好不可怕,可怕的是英语不好而不自知!

慢慢相处之后才发现,许先生其实只是慢热而已。(俗话称闷骚是吗)
认识了以后,许先生其实很幽默,近至身边的朋友,中西文化的碰撞,远到政治经济社会新闻,无一不成为他的槽点,满满都是独到的观察见解。
大家一起出去玩的时候,许先生有着和他的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会面面俱到地把一切都安排得很妥帖,细心地照顾好大家,包括很多比他年长的所有人。
没事儿在Facebook上聊天,我整天辞不达 意牛头不对马尾的跟他硬聊(有机会应该邀请他答[被不会撩汉的人硬撩是怎样一种体验]虽然当时我并不知道自己在撩汉),他都没有不耐烦,咬牙坚持着跟我聊了下去。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情不知所起。

回头看聊天记录才发现自己打字的时候不但手残而且瞎,会把weird和wired混为一谈,会把angle当angel拿出来用。。。请自行脑补。。。
他善意地开玩笑,我完全get不到笑点就胡乱接下去。
还有把i owe you big 说成 i own you 诸如此类不忍直视。
总之就没有一句话打出来是语法和拼写都正确的。上下文更是毫无逻辑可循,根本就是鸡同鸭讲。
终于,我得以正视到自己英语不好的事实

那段日子他明明在读研又要上课又要TA兼职,又要负责教会的很多事情,还有自己的生活,对于一个基本上智力和语言都无法沟通的高中小破孩,居然能不厌其烦地每问必答,每求必应。
现在回想起来越发觉得许先生是一个好人。

过年的时候妈挤出时间飞过来看我,安息日的时候去教会刚好赶上他负责翻译。
这时他毕业不久刚刚开始工作,有了充裕的自由时间精力,规律地攀岩跑步健身。
那天他干干净净地站在台上,高高挺挺地像衣服架子似的撑着很合身的藏蓝色西装,打了海蓝色和天蓝色斜条相间的真丝领带,浅蓝色的衬衫下腹肌的线条隐约可见。
新换了时兴的大黑框眼镜,留长了中规中矩的板寸,刘海打理过的发梢不高不低地飞起来,把宽宽鼓鼓的额头修饰得恰到好处,刮得整整齐齐的胡茬像素描的阴影一样仔仔细细地勾勒出腮骨的棱角和线条分明的轮廓。
正道的牧师在讲粤语,他不紧不慢地汉译英,我仔细听了,连成语和诗文都翻得很优雅。
间休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妈我的小心思、问她觉得他怎么样、我的眼光是不是很不错,
就听见我妈问我,那个翻译,他是在这出生的?
我说是啊,怎么啦?
谁知我妈竟微微垂下她那骄傲惯了的头,轻轻叹了口气,哎,不是一类人。

我这才看到我们娘俩荒草丛生的乱蓬蓬的短发,
妈因为倒时差而疲惫焦黄的脸上深深的黑眼圈,
和我在温带海洋性气候的艳阳照射下疯长了个子后早就变短变小不再合身的衬衫。
分组讨论圣经学课的时候,摹地意识到,曾经用中文可以倒背如流的章节和奇巧的引经据典,用英文从我嘴里复述出来简直变得不知所云。
还有更是前所未有的获得了上帝视角,生平头一次听到了自个儿乡土气息浓重的东北大Chinglish。好像有人在五脏最柔软的地方上猝不及防地挥了一拳,令我整个人跟霜打了一样。

站着上帝视角上才觉得自己付出的努力不够多,进步的速度不够快。
那段时间真的有啃书,有抄字典,有刷题。
会一句一pause地分解老友记,把“I just feel like someone has reached down my throat, grabbed my small
intestine, pulled it out of my mouth, and tied it around my neck"这样拐坝子的大长句子一口气说上五六十遍,直到可以跟着Ross的语速异口同声地念下来,
会一集三遍地回放The Big Bang找全所有笑点,
会缠着问我数学题的小白给我纠正“there” “water”和“call”这类的发音。

因为想和他并肩站着,所以进步得飞快
差不多两年的时候就基本可以和那些小学过来的人鱼目混珠了。
慢慢的有留学生新过来也可以帮上他们很多忙。
偶尔淘气会和FOB(Fresh Off Boat)假装自己是香蕉人,竟然可以瞒天过海不会被识破。

因为喜欢上他吧,所以突然间生出了软肋,英语好像永远都不够好;
因为喜欢上他吧,
独当一面的时候竟也还好,好像突然间又有了铠甲。
(此梗非原创灵感参考了

答知乎什么是爱?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 情感)

前些天教会一起出去camping,是位韩籍牧师主讲,许先生怂恿我去给人家翻译。
因为是在外面没有很正式,大家相对都比较放松,想到听力跟短时速记我差不多算是练出来了,虽然口语还是欠琢磨,到底是讲中文尚可以藏拙,于是诚惶诚恐地准备了良久,果真上去试了一下。

那天我在蓝白色的牛仔外套下穿了(自认为)很精致的鹅黄色短上衣和(自认为)很仙的藏蓝色半身裤裙,中分黑长直,妆很淡,虽然不是第一眼美
女,不过(自认为)积极正面,明艳活泼的学生妹气质应该还是耐看的吧哈哈哈哈~!(上面已经提到了,俺生来就有一股迷一般的自信!)

负责大小事宜的许先生一整个camping trip都在忙前忙后,不过那场他特例很安静地坐在前排听。
我先是局促地抓着麦克架子,后来慢慢放松,就摘下麦握在手里,再后来越发激动,竟手舞足蹈起来。

我想象着在许先生眼中我是什么样子。此时此刻的我,学着自己喜欢的专业,有了自己的朋友圈。
没想到自己英译中的时候竟然可以把很复杂的自然段从头译到脚一个意群不落,还可以把很长很长的句子直接概括成一个成语丢出去。

许先生在台下,看着我在牧师身畔一面笨拙一面勇敢地站定,看着我的眼波在和他不经意间的对视里潮起潮落,看着我时而全神贯注,时而顾盼神飞,时而激昂陈词,时而娓娓道来,细窄微弯的凝眸深不可测。

不知不觉竟写了这么多,如果真的有人耐着性子看到最后,那么希望我的故事可以或宽慰或激励,让你心情愉悦。因为除了许先生不姓许,其他全部都是真的。

良心码字的
王乙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退出全屏模式 全屏模式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