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是不是真的很穷?

2018-08-15 09:00 添加评论 分享
已邀请:
0
toumingchong - 80后IT 海王星

赞同来自:

78913051_10.jpg


有幸认识一个乌克兰姑娘,我当时供职的公司需要招聘兼职的俄语翻译,然后就选中了她,她每周三四五下午到公司开始工作,六点半和我们一起下班。

开始大家都不熟再加上很多人根本不会俄语,英语也不是那么好,而她汉语也不是特别好,很多问题都是主管用英语和她交流。不过她抽烟只抽8毫克的中南海,最先和我们这几个烟民熟悉。我们才知道她是乌克兰人,当时对于乌克兰只知道舍甫琴科。

她19岁,在乌克兰大学毕业。她母亲家在基辅,她父亲家在顿涅茨克。大家都知道克里米亚独立后,顿涅茨克又开始搞事情了。她就和母亲来了成都,至于她父亲很少说,我们也不好意思问这么仔细。(有脑洞大开的同事说,她父亲应该是参军或者是当了游击队对抗中央政府)

她平时的衣着很随意,反正看上去很廉价。T恤,短裤,人字拖或者帆布鞋,她经常背的帆布双肩包很破了她说是她高中时朋友送的一件很特别的礼物所以一直在用。因为成都夏天很长也很热,难免会吃几次雪糕或者喝几瓶冷饮,直到天气凉快了我们都没见她吃过这些,不止这些零食从来没见过她吃。

期间有一次晚上加班,她也要跟着一起加班,晚餐公司报销我们就带着她去吃川菜,结果她吃了三碗米饭,当她吃到宫保鸡丁和糖醋里脊时她还用发音不太准确的中文说,太好吃了,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中国菜。她说这句话时,她和她母亲已经来到中国四个多月了,可见她很少有机会到餐馆吃饭。

说实话我还是很喜欢她的,我周末也约过她出来逛街,有次在春熙路UR专卖店想送她一件连衣裙,她穿上的确好看,吊牌价399打7.8折,但她拒绝了说太贵了。她不是不要我送她的衣服只是觉得太贵,最后去美邦买了一件99的连衣裙她很开心的收下了。

她第一次吃火锅也是我带她去的,俩人花了300多点。我坚持点88一份的极品毛肚,她坚持要点58一份的普通毛肚。其实我也想和她交流一下为什么你这么节约,是不是家里条件不太好,但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再后来她开始兼职做淘宝模特,收入多了一些,我终于看到她在公司楼下超市买了一包牛皮糖,分给我们几个烟友吃。她吃了几块然后收起来说,晚上拿回家给她母亲尝一下。

我尝试着想和她恋爱,但她说不会在成都待太久将来注定是要回到乌克兰的,所以就做了普通朋友。最后她16年4月初说要回趟乌克兰至今再没看到她的朋友圈更新,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我是分割线,手机码字格式不准确,见谅。

每次我们抽烟都是一次抽两根,这样聊天的时间长一些,她有一个中文名字是在西南民大学习汉语的老师给她取名为,叶青。她说过她乌克兰的名字虽然我听不懂但明显听到了“叶”的发音。

叶青性格很好什么都和我们聊,居然有次主动和我们聊起了苏联和中国的关系,还讨论了斯大林。她不知道中苏断交也不知道曾经中国和苏联在东北打过一次珍宝岛战役。她以为中国人都喜欢苏联和斯大林。我问她你喜欢斯大林吗?她当时特别潇洒地吐了一口烟用乌克兰语说了一个词就是,强盗。

她运气很好,公司年会的时候也邀请了她,除了她之外还有英语翻译,拉丁语翻译(记不清了也好像是西班牙语或者葡萄牙语)和日语翻译。抽奖的环节她居然抽中了二等奖一台索尼微单(不都说单反穷三代嘛,我不敢也不太了解这些),她发表获奖感言时很激动,那是她的汉语已经可能正常交流了就是有些发音不太准确,她说,就在年会前一晚她还想租一台数码相机去拍大熊猫发给她在乌克兰的朋友看。晚上去吃团年饭时她在路边的烟草店买了一包南京九五之尊分给我们几个烟友抽。

她很有语言天赋,我们一直以为她只会英语和乌克兰语。直到有一天我们抽烟时,隔壁一个做通讯公司的烟友也来加入我们聊天,那会我们基本都是蹩脚英语交流,那个烟友英语很好,因为他经常出国。后来他俩聊着聊着我们就听不懂了因为明显不是英语了,我听到了很多小舌音,我以为是乌克兰语或者俄语。等他们聊完叶青才告诉我们,刚才她俩用德语在聊天。除了德语她还会法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我问她难道你们乌克兰的学校除了英语还教这么多语言?她说是自学的。她每次汉语考试成绩都是全班第一。

后来她剪了短发,酷酷的那种,偶尔还带着鸭舌帽,我们开玩笑就趁她为“孵化园舍瓦”(当时公司在成都孵化园办公)。她很喜欢中国的文化,那自然就躲不开国粹---麻将。当时公司成立之初研发了一款麻将游戏然后我们突击培训了她一下午,然后过了一周我们就顺利上了牌桌打了八圈。说实话大家有让着她的嫌疑,最后她赢了86块钱。端午节时公司发了粽子(都是肉粽,反人类)和咸鸭蛋,我们试图给她解释粽子是什么,但中英文双管齐下她还是有点懵,最后她说她应该明白什么是粽子了脱口而出rice and meat... ...

她非常爱吃甜食,自从吃了宫保鸡丁和糖醋里脊以后她简直着魔了。而我们公司很少加班,即使加班也是美术和程序,就那一次有她。当时她还和我说,我第一次觉得加班是这么的幸福。

再后来她就离开了成都,离开时我准备去机场送她,但她说不用了,你请假会被扣工资的。她说等她再回来的时候会选一个周末,我可以来接她。但至今没等到她回来的消息。我给她发的最后一条消息是,我会想你的,我亲爱的舍瓦。她回我的最后一条消息是,我比舍瓦好看太多了,你照顾好你自己啊。

之后就是她的朋友圈就停留在一天,我算着降落时间问她到了吗和各种问题始终没有回复。我当时还很紧张的关注了一下国际新闻看看有没有客机坠毁的消息。

希望她不管是在顿涅茨克还是在基辅都能过得好一些吧。欧冠决赛当天,我还在想如果能在电视转播的镜头中看到她该有多好。

有点偏题了,就这样吧,以上。

我和叶青认识三个月之后表白过,但十动然拒。理由很简单,她肯定要回乌克兰生活不会留在成都甚至是中国,至于具体原因她没说或者说是不想说。但我们关系还是很暧昧,牵过手拥抱过。在叶青离开成都前一个月左右的时候,她和我说了一句乌克兰语,我肯定不明白,她不告诉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我用各种翻译软件翻译过来那意思根本说不通,甚至连不成句子。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在莫斯科的留学生求助于他,他告诉我这其实是一句苏联时期地方性质的俗语,意思是,把错误杀死在萌芽中你的生活会变得更好。叶青说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退出全屏模式 全屏模式 回复